今年2月,拉萨注册成立一支职业篮球队,计划参加NBL联赛,这引起了众多篮球爱好者的关注。在很多人想象中,在海拔3700米的高原打球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身体将面临极大的挑战,更何况这还是一支参加职业联赛的篮球队。

不出意外,7月18日拉萨队的首个主场也给对手南京部队队制造了极大的困难。在这场创造纪录的比赛,不但是海拔最高的篮球职业赛,也让客队实行了前所未有的换人计划,而藏族球员还拿下了历史性的一分。

刘铁说,你一定要来看看这场球,我们在拉萨只有这一场比赛,打完就要把主场移到云南的曲靖。于是我在7月17日来到了拉萨。

没有人能想像,在海拔3700米的高原上打球是什么感觉。拉萨有自己的民间篮球队,一支叫作“雪域兄弟”的队伍还很火,但民间的球队和职业队不可同日而语。

拉萨从来没有职业篮球队。以前在这里踢过甲A足球赛,现在也没有了。我到拉萨时,接我的助理教练胡明说,你慢点儿,慢点儿,行李我来拿,你别跑,晚上别洗澡。

但拉萨想要有一支职业篮球队,而发展体育产业成了各地的重要工作,拉萨在这方面是空白。拉萨市委副书记马新明是北京来的援藏干部,北京篮球很火,他想在拉萨也建一支队伍。刚好,篮管中心原竞赛部的部长白喜林在这里挂职援藏担任体育局副局长,任务就交给他。白喜林想到了刘铁。

刘铁是北京空军队打球出身,后来去山东、奥神,退役后在新疆当老蒋的助理教练,又在山西当过助理教练。在佛山,他的头衔是主教练,但大多数比赛指挥的还是老蒋。白喜林想到刘铁,就因为老蒋赏识他。

今年2月注册成立拉萨队,正赶上NBL“管办分离”,每家出300万元“入股”成立联赛公司。天大的好事在不少球队看来正好相反,他们看不到升上CBA的希望,于是一口气退出6支球队,只剩下8支。拉萨队加入,变成9支。

拉萨有一支职业队,在篮球圈引起了震动,大家以为他们的主场设在拉萨。实际上拉萨队选了三个地方,除了拉萨,还有陕西和云南。最后,篮管中心决定把揭幕战定在拉萨,此后的主场放在云南曲靖。曲靖的海拔是1800米,难度小多了。但比起NBA来还是高,盐湖城是1300米,丹佛1600米,号称“一英里”。

拉萨有了自己的职业队,但除了有一个“净土公司”出资以外,它只是个空壳。2月注册,5月敲锣打鼓成立,实际上没有一个队员。

刘铁上任先找人,但中国人口虽然最多,打篮球的职业人口却最少。他在山西队当过助理教练,广东队出身的巴智超曾在山西队打过,刘铁先想到这个三分投手。然后是在天津队打过CBA的申屠骏,在新疆队打过的张术,接下来加入的球员越来越多:姚广国、曲振杰、于洋、张朝龙、隋志恒、韩党建……

拉萨队没有藏族球员怎么行?前面说过的“雪域兄弟”篮球队,最有名的球员是藏族的仁青曲扎,在西藏篮球圈无人不知,刘铁把他挑到队里,但他并没有打过职业比赛。而且,因为时间和资金的关系,拉萨队不用外援。

原定7月4日揭幕战,拉萨净土队6月凑齐人马,把队伍拉上高原。“雪域兄弟队”领头的是一个老板,人称“冯哥”,冯哥对刘铁说,我们打一场吧。刘铁说,不打。不仅不打,他都不让队员们跑,刚到拉萨,队员们每天散步,散了整整7天的步。7天以后,才开始训练,我17日中午到拉萨,下午去看他们训练,全场练快攻,没有一个呼哧带喘的,有不少还扣篮。

但打职业比赛,没有磨合不行,这恰恰是拉萨队的弱点。队伍是临时组建的,队员水平和状态参差不齐,而且要经过很长时间的体能恢复和高原适应,根本没有时间。18日揭幕战前,队员张朝龙跟我说:我们在这里没有打过一场球,顶多是队内的对抗赛,而且打七八分钟就得停下来。

南京部队是2011年作为八一队的后备队恢复的建制,虽然大家也很年轻,但毕竟在一起打了很长时间球, 这两年都在打NBL。然而,南部“上山”时间太晚,开赛前一周才到拉萨。精细计算,拉萨海拔3685米,谁都知道其中的恐怖,但到底怎样谁也无法预料。

没有南京部队队,这场比赛也打不起来,说到底军人还是不一样。南部主教练梁伟,当年“南部五虎”之一,六七年前还在打CBA。部队球队没有外援,正好能和拉萨队打起来,而且军令如山,说一不二。可是一上高原,因为时间紧,立刻上量训练,没两天就趴下三个,其中两个直接回了南京。杨钦来救驾,但到了拉萨没有通过体能测试,也上不了场。

刘铁也是军人出身,加上老蒋的言传身教,他这支临时凑起来的队伍有模有样。队里没有“大佬”,食堂开饭时,只要有一名队员还没到,其他所有人包括教练都不准动筷子。

梁伟和刘铁都知道,这场球的体能是关键,而且1周和1个月的适应期,差别太大了。但谁都没打过这样的比赛,到底是怎样的差别,又都心里没数。双方都囤积了一堆小罐装氧气瓶。前面说过,拉萨队其实没有打过一场正式的比赛,每次训练,刘铁都让馆外停着一辆救护车,他说:我得让队员心里踏实。

在裁判休息室,也有一堆氧气瓶。主裁判杨茂功也是17日到的拉萨,这是他第一次到西藏,而且已经54岁。大家想了很多办法,在记录台备足了罐装氧气,而且说好了如果第一节感觉有问题,底线和边线再加氧气瓶,碰上死球就吸几口——队员可以轮换,裁判可换不了。

梁伟的办法是频繁换人,打了3分钟他就开始换人,只要死球就换,而且有时候一换就是两个,下场的立刻吸氧。这个办法的副作用,是南部打熟了的战术根本无法顺利执行。天津男篮宣布换帅而且即使如此,有一次南部底线发球,准备发球的队员撑着膝盖直不起腰来,眼看要5秒违例,杨茂功立刻示意他不要着急。

南部的核心是老队员李栋和年轻的后卫刘铭宇,他们总共4人打了超过20分钟。李栋技术好,梁伟就把他换上换下,一下场就吸氧,吸几口碰到死球再上。正是他和刘铭宇的突破进攻,第三节差点把比分追到10分以内。

以阵容实力看,拉萨队根本不是南部的对手,他们只有一个2.07米的中锋韩党建,内线缺乏攻击力,只能围绕巴智超打外线。巴智超在队内训练时命中率并不高,但这场球成了最大功臣,扔进了4个三分球。在内线吃紧时,临时充作中锋的曲振杰立下大功,他在下半场进了3个关键球,其中一个还是拉杆上篮。

第一节18-4,拉萨队的体能和防守体现出优势,只让南部进了一个球,上半场领先18分,南部只得11分。但从下半场开始,南部队员都不吸氧了,除了李栋。他们用大量的联防限制拉萨队得分,第三节17-12,这是南部整场惟一得分达到两位数的一节。

拉萨队虽然没有打过一场真正的比赛,但训练底子已经初显:在将近3700米的高原,居然就地反抢,打全场防守;第四节小个子姚广国被派上场,他几次出色的快攻长传,让南部最后的追分希望破灭。

这是一场世界篮球史上绝无仅有的比赛,至少有两项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:海拔最高的职业篮球赛;南部整场的换人次数(媒体可以通过录像去统计一下)。南部四节球有三节得分是个位数。

但这场球的意义非同一般。拉萨有了自己的职业篮球队,而且在家门口打了一场真正的职业比赛,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比赛不好说。他们还有了自己第一位藏族职业篮球运动员仁青曲扎——在比赛最后进入垃圾时间时,观众们大喊要仁青出场,他上了场,大家又喊让他得分。

比赛最后1分29秒,仁青曲扎罚球得了1分,藏族球员在职业篮球联赛实现了得分的“零的突破”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hefrolando.com/,天津男篮宣布换帅